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炸鱼块的家常做法 > >正文

不靠近,亦温暖百姓故事故事会

时间:2021-05-25 来源:湘粤情菜谱
 

内容导读:  生日,照例收到她的贺卡。不是电子贺卡或彩信,而是传统的纸制卡片,素雅的颜色,浅蓝的底子有大朵的雪花和祝福的字样。  署名仍是手写,小巧的字:何心心。  是她的名字。这些年,我叫她心心。  在阳光温

  生日,照例收到她的贺卡。不是电子贺卡或彩信,而是传统的纸制卡片,素雅的颜色,浅蓝的底子有大朵的雪花和祝福的字样。

  署名仍是手写,小巧的字:何心心。

  是她的名字。这些年,我叫她心心。

  在阳光温和的冬日午后,慢慢将阅过的卡片收起,和曾经的那些放在一起,已是厚厚的一小沓。这些年这样待我的,唯有心心。不忘不疏。但我和她,其实,却并不曾真正熟悉过,不是彼此有过情感交往的朋友,只是相识吧,且已经好多年不曾见面,有时是她,偶尔是痫病痫病的病因我,在QQ里问候一句,在某一些节日、纪念日或者季节转换的时候。

  浅浅的,有问有答,就那么三两句。再没有其他交集了。

  可是这么多年,却也始终不曾真正断了,甚至当初一些有过亲密往来的好友,都已在时光里渐渐散去,只有她,始终在那里。

  只有她。

  大学时,心心和我同系不同班,宿舍在同一排,隔了两个房间。

  心心是那种瘦瘦高高、永远白衬衫牛仔裤的女孩子,简约洒脱。她好似总是独来独往,后来听说,连逛街都是一个人。

  我却相反,天生爱热闹,永远是呼朋唤友,和身边的人打成一片,但并不会太过主动地与人亲近,小圈子里,也都是性格的同类。

  故此,我认得她,她亦认得我,也只是认得,偶尔在不同的地方碰面,顶多点点头,好长时间,连问候的只言片语都不曾有过。直到大二那年的院校秋季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效果好运动会,我作为候补去跑接力,发现她跟我一样,等候在并排的跑道上。

  那么近,她朝我微笑,我也笑,我们终于第一次开口说话。

  因为实力问题,我被她落下好远。但之后,在宿舍的走廊或者洗手间遇见,她会喊一声我的名字,我也喊她一声,然后都笑一笑。

  后来,她不知听谁说我有许多亦舒的,便跑到宿舍来借。

  她看书同我一样快,且比我更加爱惜,换回来的书,总是多了一层好看的浅紫色的封面——她包书的方法竟同我一样,四角都折叠了一个小小的三角。

  然后,她也推荐亦舒兄长倪匡的系列推理小说给我看。

  我渐渐看得入迷,对她多了微妙的好感。

  但也再没有过多往来了,和心心,直到毕业,我们不曾一起吃过饭、逛过街、看过电影或演唱会。

  毕业前,各自忙着找实习单位、写成都哪些治癫痫病医院论文、告别或分手,忙乱中很少再见面。直到毕业前,她来还我最后一本书,说要去北京,在书的封面上,用铅笔写了QQ号给我。

  一个8位数的号码,就此连接起我们分别后的时光。在并不密集也从未间断的言语往来中,我知道她在北京读了研,毕业后去了一家外企,和一个东北的男子恋爱,做了公司主管,在五环外按揭买了房子,结婚,有了女儿,叫美希。

  这便是一个女子10年的人生经历,浓缩在这样简短的言语里,而我的10年,除却细枝末节的琐碎,那些大的变动,如投奔一个城市、离开一个男人、实现某个梦想、失去亲人……

  她亦全知晓。

  这些简短的诉说里,从没有苦闷的絮叨,也没有琐碎的安慰。我们各自在人生的一隅和对方隔岸相望,有问候、有牵挂、有疼惜,但没有干涉、没有打扰、没有索取。我甚至绝少和朋友提起她的存在,就如我知道,我占据的,也只是她生活里只属于她一个江苏治癫痫的费用多少人的那一点小小空间,安静、自由、恬淡。

  过了这么多年,早就知道人是群居动物,需要亲人、爱人或朋友甚至“仇人”……如此,生活才会这样充满未知、热闹非凡。但有时候,我们也需要这样一种浅浅的情感,如有若无却又不离不弃,从不亲密也从不陌生,不需要靠近,却一样温暖——其实我和她都知道,这亦是我们唯一能够享受的情感方式。我和心心,有对彼此心性的几分欣赏,但其实完全是不一样的女子,我们有不同的个性和生活方式,若非要固执地用现实的方式去靠近,唯一的结果便是早早不欢而散。

  就如烟花,即使当时绚烂也会极其短暂。而我和心心,我们这样的感情,或许有些寂寞,但正如那句话:受得下寂寞,才想得起长远。

  所以我知道,她会是我永远的心心,我亦是她永远的,小胖。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